【川普上台移民新政策】特朗普又雙叒叕對移民政策動刀 |移民美國政策或有變動 |10月1日起 |

關於美國移民法案改革這個事兒呢,是……是囉嗦,什麼這説呢?,因為關於它改革這件事兒好像是去年開始説説説呢!但是到現在變革事宜沒有出來。這效率,【永銘國際】小編表示是服了!

最初説今年930後美國移民會迎來變革,後來因為美國大選所以推遲到了129!雖然美國其推遲了三個月,但是我們承認這次美國移民變革不是説説而已。【永銘國際】移民專家表示:美國移民法案改革勢,美國移民漲價是大勢趨!

目前美國移民申請條件是:1.主申請人年21週歲以上,全家無犯罪記錄,符合體檢要求;2.申請人投資50萬美金,並合理解釋50萬美金投資款資金來源。

所以現在想要投資移民美國只需要花50萬美元可以了,時129後,美國移民變革後,美國投資移民將只是50萬美元了,據可靠消息稱:美國移民法案變革後美國移民費用提高到100萬美元或以上。

特朗普稱:作為總統,我不能允許想要傷害我們人們進入我們國家。我想要是那些愛美國及所有美國人人們,有那些並人們。作為總司令,我首要責任是保護美國人民安全。

最近這段時間,特朗普意氣風發,動作。但是嚴厲打擊非法移民,開始大力壓縮合法移民。開始兑現他競選承諾了。

美國當地時間6月26日,特朗普關於限制六國國民入境美國“旅行禁令”部分生效。

8月2日,特朗普公佈了移民改革提案:合法移民總數減半,投資移民打分制。

而昨天,美國時間8月28日,移民局丟出一顆“深水炸彈”。

USCIS正式宣佈要擴卡面試範圍,10月1日起新增兩類要接受面試移民申請種類。

一類是職業移民I-485身份調整申請,即職業綠卡;一類是難民或政治庇護者家屬申請I-730身份調整,即難民或政治庇護者家屬綠卡。申請者10月1日起需要接受移民局面試。移民局還表示,面試種類繼續擴大。

移民局説法這是了配合13780號總統行政命令做出改變。這個川普今年簽署行政令目的是“保護美國避免外國恐怖分子進入美國”,同時加強移民局今後移民欺詐檢測和預防,增強移民制度和誠信。預期正式實施以後這一政策或每年影響百萬人。 

原本需要接受面試綠卡申請包括投資移民、美國公民配偶移民。這次主要是職業綠卡,難民或政治庇護者家屬綠卡這兩類綠卡申請者增加了面試要求。而移民局方面還表示,會繼續擴大面試範圍。 

現持有工作簽證者:10月1日後,工作簽證轉綠卡遞交I-485表需要面試。(見例如H1B,L1B,O1轉綠卡)

難民/庇護家屬:10月1日後,人美國,並且是申請庇護主申請人家屬或者難民家屬 ,遞交I-730表需要面試。

現學生簽證轉工作簽證: 目前並沒有明文規定,但是NBC News 提到未來多類型簽證轉換需要面試。有傳言稱來學生簽證轉工作簽證增加面試環節。

美國公民未婚夫(妻)和父母:沒有影響,依舊需要面試。

投資移民:沒有影響,依舊需要面試

目前,美國有超過70萬幼年來美的並無身份非法移民。奧巴馬曾頒佈移民改革令,其中DACA(年無證移民遣返)保護這些幼年來美的“夢想生”,令他們可以獲得工作許可,免於遞解。受到奧巴馬移改令(DAPA, 即公民父母遞解)保護有美國公民以及綠卡持有者父母。而很多人申請這些項目,意味着他們信息存儲聯邦系統中。

川普勝選後,他鬆口表示會“夢想生”想出解決辦法,令人們感到。“他們是時候帶到美國,他們這裏工作,這裏上學,一些人成績,有一些人擁有工作,但他們知道下一步要發生什麼。”川普曾接受《時代》雜誌採訪時這麼表示。

川普誓言要推翻奧巴馬移民改革令,以及加強遞解執法和移民法律。川普有可能上任後採取行動。移民律師Loehr表示,川普有權力要求執法局提高簽證申請者審查要求,包括難民內。川普可以單方面要求對某些國家申請人進行高級審查,令他們進入美國變得困難。

川普可以推翻奧巴馬時期一些政策,例如STEM專業學生(科學、技術、工程數學)OPT延期。

川普提名內閣成員獲得參院通過,各部門及執法機構迎來改變。是司法部和國土安全部,向來移民法律上有合作。舉例來講,司法部部長可以否決移民上訴委員會決定。

川普提名參議員塞申斯出任司法部部長。塞申斯移民議題上向來,是一名保守派。成為參議員後,塞申斯非法移民,而有跡象顯示,塞申斯合法移民。例如塞申斯外籍工人計劃裏,納入沒有居留權外國人。去年華盛頓郵報專欄文章裏,塞申斯提出排外言論,主張“移民加以節制:減緩引進移民,以便工資能提升、節省福利支出,而同化力量可所有人結合在一起。”

美國建國以來歷次移民政策改革主要是一元主義和多元主義之間徘徊。所謂“一元主義”,是指移民政策首要目標是捍衞國家安全,其他經濟、社會、政治目的相關市場和人權處於次要地位。①所謂“多元主義”是指移民政策首要目標雖然是維護國家安全,但同時兼顧其他經濟、社會目標相關市場、人權。特朗普執政後實施一元主義移民政策改革,美國國內及世界政治產生了多重影響,而且這種影響蔓延和發酵之中。

延伸閱讀…

川普上台:美國移民政策怎麼變永銘美國移民專家揭秘真相

重磅!終於公佈了! 移民美國政策或有變動,華人最擔心的 …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特朗普依靠反移民選舉戰略贏得勝利。其執政後,“美國優先”理念下,奉行國家主權原則進行移民政策改革。移民政策改革中,特朗普注重維護國家主權維度——邊境主權、國家安全、經濟主權,忽視市場勞動力調節,人權退後,體現出一元主義特點。

,實施有力邊境控制, 維護有形邊境主權。2016年選期間,作為候選人特朗普多次指責邊境現狀,並提出美國和墨西哥西南邊境修建隔離牆,第二次和第三次總統辯論中,許諾當選後首要政策強化邊境安全。②特朗普執政後,加強邊境控制納入國內政治議程。移民改革聯盟(Federation of American Immigration Reform)是影響特朗普政府移民政策改革主要智庫,該組織移民政策改革觀念保守,美國人權組織—南方法律中心定為右翼仇恨組織。該組織推動下,特朗普執政第一個月高效率地出台了關於強化邊境安全行政命令——《邊境安全和加強移民執法》。此行政命令呼籲美國西南邊境建立隔離牆,建立拘留中心,增加邊境巡邏機構和撤銷移民庇護城市聯邦撥款。雖然通過增加人力、財力、物力方式,提高邊境安全是美國歷屆政府慣用手段,這奧巴馬政府多次使用,但相比前任總統,特朗普捍衞境安全方面顯示出決心和意志,並重視提高移民執法效率。一方面,特朗普執著修建隔離牆,要求國會撥款250億美元,但國會撥款16億美元於邊境安全,其中只有3 800萬美元可用於修建邊境籬笆。①雖然特朗普獲得國會全額撥款,但自2018年9月起,隔離牆美國得克薩斯州埃爾帕索開始修建。另一方面,為提高邊境執法力度和有效性,特朗普重視加強地方政府配合聯邦政府執法方面合作力度。2017年1—8月,白宮和地方政府簽署了29項類合作協議,,類合作項目增加到60個,其中23個2018年開始實施。②

其次,移民問題高度安全化,“國家安全”名義區別對待穆斯林移民。特朗普政府前期,移民問題有高度安全化傾向。移民問題安全化是指國家安全範疇下處理移民問題,“9.11”主義襲擊事件標誌着美國移民問題安全化。“9.11”之前,公眾移民觀點主要基於社會層面考慮,其恐懼心理主要來源於移民帶來社會問題以及種族多樣性。③ “9.11”後,美國政治精英和公眾認為移民不僅是社會問題,而是和國家安全、生命安全緊密結合。④後“9.11”時代, 民主黨和共和黨內温和派支持全面移民政策改革,實質是淡化移民問題安全化,但是特朗普執政後強化移民問題安全化。維護“國家安全”名義下,穆斯林移民其衝成受害者。移民入境政策上,來中東穆斯林移民區別對待,其入境受到嚴格限制。雖然“9.11”後,中東穆斯林移民是美國社會話題,美國政府其納入安全範疇並高度重視現象存在,但是美國政府明目張膽地實施排斥穆斯林政策。移民問題高度安全化政策影響下,來自伊拉克、敍利亞民受到嚴格審查。2017年10月24日,特朗普頒佈關於加民入境審查行政命令,規定主要來中東、中南美洲難民實施簽證嚴格審查、提高難民信息收集能力、國土安全部和國務院要充分地分享信息。⑤

第三,維護經濟主權,反對市場勞動力調節。國際移民產生本質上是市場推動,對移民接受國而言,國際移民是於弊是弊於利,取決於國際移民為移民接受國提供互補性勞動力是造成本國勞動力就業競爭。特朗普認為當前移民影響美國經濟主權,此提出了“僱傭美國人、購買美國貨”的治國理念。此理念指導下,他堅持移民原則,無論是高技術移民是技術移民,採取了種種限制性措施。高技術移民方面,特朗普其入境申請、配偶就業、綠卡申請方面實行奧巴馬政府時期嚴格規定。如:廢除美國駐外領館簽證申請受理時間規定⑥,特朗普強調各領館認真審查和維護國家安全,外國人入境美國需要提交額外社交賬號和過去5年社交媒體記錄⑦;技術移民方面,於大量技術移民中非法移民佔有比重,特朗普此實施了大規模驅逐政策。雖然奧巴馬相比,特朗普執政前兩年驅逐非法移民數量於前者⑧,但是特朗普政府重視驅逐效率、縮短非法移民滯留美國時間。一方面,特朗普司法機關實施“無黑色法庭”政策,通過僱傭退休移民法官,舉行視頻聽證會,解決滯留650000起移民案件,提高移民訴訟效率①;這一政策減少了非法移民之前尋求難民途徑實現身份合法化機會。另一方面,於非法移民——年非法移民身份合法化問題解決。奧巴馬政府時期實施停止驅輕非法移民DACA政策,滿足這一政策非法移民有80萬,其中55%是成年勞動力。②特朗普上台伊始否決了DACA,後民主黨,採取了擱置政策。特朗普擱置DACA目的無非是推遲年非法移民合法就業時間,避免未來可能美國公民造成就業壓力。

第四,削減難民數量,人權退後,減輕全球移民治理責任。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為彰顯美式民主、優越性,美國朝鮮戰爭、越南戰爭、古巴革命後接受了大量難民,成為全球難民治理中領導者。1980年,美國出台《難民法》,此建立完備難民制度。這一制度下,難民資格申請和入境移民享受待遇和條件,如難民制度獨立於移民法,接納難民數量受移民配額限制。“9.11”後,總統小布什民政策幾個月,但之後啓,2001—2015年美國接受難民數額7萬到8萬。特朗普執政後,削減難民數量,美國接受難民數額達到1980年以來點。2015年歐洲難民危機後,當時奧巴馬政府2016年接受了85000名難民,2017年提高到110000名③,但是特朗普上台後2017年接受難民數量減少到60000名,2017年美國接受了53716名難民。④2018年,美國接受難民數量進一步減少到45000名。⑤另外,主要中南美洲難民臨時保護政策特朗普廢除。特朗普2017年終止主要包括海地、蘇丹、尼加拉瓜10個國家大約40萬難民臨時保護政策。⑥與此同時,特朗普開始減輕全球移民治理責任和義務,並於2017年12月宣佈退出《全球移民公約》——該公約要求成員國全球移民治理中承擔多責任和義務:推動難民人權保護、確保難民兒童時間內接受教育、停止驅逐難民兒童成員、難民輸出國提供財政援助。⑦但是特朗普該公約威脅美國國家主權為,宣佈退出。

一元主義移民政策改革美國國內招致多元主義社會政治力量,並美國國內社會、經濟、政治層面產生了複雜影響。

,社會層面,一元主義移民政策強化“本土”與“外國人”文化差異,製造社會恐慌氣氛,加劇族羣張關係,助長社會極端勢力發展。

一方面,限制移民政策不僅導致恐慌氣氛少數族裔之間普遍蔓延和擴散,而且造成少數族裔之間因移民配額產生競爭和分裂。作為美國少數族裔拉美裔,無論合法移民還是非法移民數量佔首位,特朗普移民政策反應恐慌。皮研究中心調查顯示,50%拉美裔認為特朗普執政後生活處境困難,55%擔憂自己家人或者朋友因為特朗普移民政策改革遭遇驅逐;49%拉美裔擔心自己美國生活處境,這一數字比奧巴馬政府時期41%提高了8%。①相比之下,亞裔移民對特朗普政府限制合法移民、減少H-1B簽證政策擔憂,目前亞裔非法移民有150萬,另有170萬非法移民等待合法化選名單上,特朗普政府大規模驅逐非法移民政策恐慌。②作為美國社會族羣——穆斯林移民對特朗普“禁穆令”擔憂,2018年6月最高法院支持禁穆令後,穆斯林羣體認自己是“二等公民”。③特朗普移民政策改革堅持“優中選優”原則,移民限額削減少數族裔內部造成競爭和分裂。

另一方面,左翼和右翼社會端力量受移民政策改革影響而取得進一步發展。作為極端右翼白人運動、反移民團體、社會仇恨組織一元主義移民政策改革鼓舞下,其組織規模、活動範圍進一步擴大。美國民權組織——南方法律中心研究顯示,2017年美國國內社會仇恨組織數量2016年917個增加到954個,其中白人運動納粹運動發展迅速,99個增加到121個,增長幅度達到22%。④一般而言,極端右翼活動範圍主要集中社會基層,但2017年後,一些社會仇恨組織高校滲透,並招募大學生作其成員。2017年,有300多起極端右翼種族主義傳單全美200多個大學校園散發。

與此同時,極端左翼因為特朗普政府移民政策改革釋放出反彈力量。2017年以來,標榜反法西斯和白人運動社會左翼運動得到發展。其中,標榜反納粹、反種族主義、反白人反法西斯組織“Antifa”(英文簡稱)發展迅速,該組織是左翼運動中傾向暴力一支,佔領華爾街運動中出現過,後成為反特朗普運動中組成部分。特朗普移民政策改革,Antifa和另一個左翼組織“愛國者祈禱組織”聯合,舉行了700多次反特朗普抗議遊行活動,遊行範圍移民政策紐約、洛杉磯到移民政策保守阿拉巴馬州和懷俄明州。⑤

延伸閱讀…

特朗普又雙叒叕對移民政策動刀:10月1日起

特朗普政府一元主義移民政策改革及其影響

其次,經濟層面,限制移民政策直接導致美國國內依賴移民產業受重創,而且勞動力數量減少會拉低美國未來國民生產總值增長速度。

特朗普移民政策改革中,限制和打擊技術移民是內容之一,但是農業、漁業、建築業、服務業、商業、製造業勞動密集型產業技術移民依賴程度,某些地區技術移民構成地產業支柱性勞動力,如果完全驅逐技術勞動力,當地整個行業造成毀滅性打擊。

技術產業領域,1200萬左右非法移民佔比重,如果完全驅逐,美國經濟面臨雙重損失。一方面,驅逐非法移民花費聯邦政府4000億—6000億美元財政支出,美國國內勞動力減少6.4%, 這於減少1100萬名工人,使農業、建築業、零售業、酒店業受到影響。⑥另一方面,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研究顯示,非法移民可未來10年內美國經濟增加5萬億美元收入,這佔美國國內生產總值3%。①

高技術領域,於H-1B簽證提高,這主要依靠外國勞動力工程、技術、數據分析領域科技公司造成勞動力和人才流失。卡託研究中心報告,現行政策,人口普查預計增加到4.09億人,但特朗普計劃下只有3.83億勞動力。②另美國政策全國基金會(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merican Policy)研究,2018年,H-1B簽證否決率第四季度提高了41%。③這導致某些素質勞動力離開美國去其他國家另覓工作機會。

美國經濟增長模式主要依賴於消費,消費佔國民生產總值70%,人口意味着消費,但是美國本土人口增長每年於1%,如果實施限制移民政策,導致消費。④這影響美國經濟增長。美國全國科學院(The 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s)研究報告顯示,特朗普“購買美國貨、僱傭美國人”移民政策如果實施,導致美國國內生產總值下降15%左右。移民政策延續下,2060年美國國內生產總值會19萬億美元增長到58萬億美元;但是特朗普移民政策,美國國內生產總值2060年只能達到49萬億美元。⑤特朗普移民政策改革目的是美國本土創造多就業機會,但是目前無證據表明,相比2015、2016年,特朗普限制移民政策國內創造了多業崗位。⑥相反美國北卡羅林那大學經濟學家瑪德琳·扎沃迪(Madeline Zavodny)研究,移民降低了失業率,提高了同性和同等教育水平美國本土公民勞動參與率。⑦

第三,政治層面,特朗普通過兑現競選諾言方式贏得基本盤支持,但是招致多元主義政治力量,美國政治機構因為移民政策改革不同意見陷入諸多,極化政治生態進一步惡化。

反移民是特朗普贏得2016年總統大選主要選舉戰略之一,其執政後迅速兑現諾言執政風格贏得當初選民好感,有利於鞏固基本地盤。美國移民機構—Axios-Survey Monkey Poll調查顯示,58%鄉村白人、50%郊區白人、59%沒有大學學歷白人、31%千禧一代支持特朗普移民政策改革。⑧不僅如此,共和黨移民政策上特朗普化傾向日益,多共和黨表示支持其移民政策改革。2016年之前,88%共和黨以及共和黨依賴獨立派支持特朗普移民政策改革,63%支持;到2018年,92%共和黨支持,67%支持。⑨

相比之下,特朗普移民政策改革卻遭到民主黨首多元主義政治力量極力,美國國內政治陷入。一方面,聯邦政府層面,政黨關係張度上升,“府會矛盾”加劇。特朗普某些政策上執着和過激行為,導致特朗普所代表一元主義移民政策改革力量引發民主黨。2018年1月,因為特朗普對修建邊境隔離牆執着態度,其民主黨議員移民政策改革問題上沒有達成共識,直接導致美國歷史上首次因為移民問題迫使政府關門。移民問題成為特朗普政府時期府會關係政黨鬥爭焦點問題。

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層面,聯邦政府和地方政府矛盾因為移民問題而。特朗普政府移民政策遭遇地方政府反對和抵制。2018年4—7月,特朗普實施邊境“零”政策,造成家庭分離而備受州政府譴責,聯邦政府和州政府關係境執法問題陷入。加州、科羅拉多州、康涅狄格州、馬裏蘭州、新澤西、北卡、賓夕法尼亞州,共和黨控制馬薩諸塞州拒絕配合聯邦政府“零”政策,他們拒絕派遣或者召回美國邊境執法州內國民護衞軍以及屬於州內其他資源。加州政府此宣佈召回之前派邊境執法400名州內執法人員。①

另外,特朗普對移民問題高度重視和高密度實用移民行政命令,不僅加強一元主義移民政策改革理念,而且進一步塑造和強化其支持者白人文化認同。2018年中期選舉中,特朗普化共和黨候選人重視反移民選舉戰略和特朗普為配合選舉移民問題上採取邊境“零”政策相呼應,從政治理念和政策層面,進一步強化了支持者白人文化認同。其結果是美國右翼政治傾向進一步加劇,左翼和右翼尋求共識機會進一步減少,美國當前極化政治生態進一步惡化。皮研究中心調查,特朗普執政第一年美國兩黨極化程度進一步惡化,其中兩黨移民問題上化程度達到1994年以來點,84%民主黨人認為移民通過努力工作有利於美國,但只有42%共和黨人支持,二者極化程度達到2:1。②

移民問題無疑不僅是國內政策,而是和國際關係密切相關。特朗普政府一元主義移民政策改革美國和移民來源國雙邊關係、全球移民治理產生了複雜影響。

,美國和穆斯林移民來源國、傳統移民來源國、技術移民來源國雙邊關係遭受程度損傷。中東穆斯林來源國雖然“禁穆令”表示憤怒,但懾於美國實力,普遍做出抗議。儘管如此,“禁穆令”破壞和影響美國中東各國關係。它破壞了美國和伊拉克政府聯盟對抗伊朗合作,伊拉克國會要求政府美國採取報復行動,伊拉克境內5000多名抗ISIS美國軍事人員實施“禁美令”;“禁穆令”化了美國和伊朗談判關係,它強化了伊朗政府內主張妥協和協商派別路線。③另外,“禁穆令”程度上,會刺激穆斯林世界宗教極端主義發展,這於美國中東反恐,伊朗外交部長穆罕默德·賈瓦德認為禁穆令是宗教極端主義一份禮物,它會成為極端組織擴大宣傳規模工具。④

傳統移民國而言,從特朗普競選總統到執政以來,美墨關係移民問題齟齬。特朗普競選期間辱罵墨西哥移民和執政後實施邊境“零”政策招致墨西哥政府批評和譴責。2018年4月,面日益中南美洲難民危機,特朗普指責墨西哥政府沒有採取多行動阻止“難民大篷車”前往美國。此,墨西哥政府不甘示弱,總統恩裏克·佩尼亞·涅託發佈了一項命令,審查美國所有雙關係,墨西哥參議院通過了一項非約束性決議,敦促政府終止美國合作,這當時正在進行貿易談判增添了確定因素。⑤與此同時,墨西哥民眾美國好感度下降,皮尤研究中心調查顯示,墨西哥民眾美國好感降到2002年以來點,2002年64%下降到2017年30%,95%墨西哥民眾修建邊境隔離牆。①2018年7月墨西哥當選國家領導人洛佩斯雖然表示移民問題上加強和美國合作,但是鑑於特朗普實施國家主權,不顧人權和人道主義救援移民政策,這註定來兩國移民問題上合作會一帆風順。

技術移民來源國而言,印度雖然是H-1B簽證數量持有國,每年頒發85000份H-1B簽證中有70%印度人獲得,但是印度政府對特朗普收緊H-1B簽證制度表示憂慮。技術移民是兩國技術合作載體,是雙邊經貿關係組成部分。特朗普減少H-1B簽證數量和提高綠卡申請難度影響了印裔技術人員。2017年初,特朗普提議延長那些等待居留權或綠卡人H-1B簽證,這一政策如果實施,可能會影響5萬多名印度人。此,印度政府關注,印度總理莫迪特朗普一次電話會議上提出了H-1B簽證問題,後訪問印度美國國會代表團討論了這一問題;印度外交大臣蘇巴拉曼雅姆(Subrahmanyam)3月訪問華盛頓時,將移民問題列入會議議程。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