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國福利】共同富裕 |福利國家 |福利旺旅遊 |

收入分配上,雖然瑞典、挪威及丹麥沒有設立工資制度,芬蘭只是在法律上要求僱主要給予員工及合理薪酬,但因為政治上民主自由,集會結社權利受到保障,幾個國家國民普遍加入了工會,制度上保障了某種形式集體協商機制,僱主及投資者建立了要僱員共享利潤價值觀,視社會責任。

基層勞工薪酬,有各種業、收入、職業安全及工作環境保障。沒有多少人會認為這方面政策介入是扭曲了「第一次分配」。加上「第二次分配」,即所謂透過税收來造成政策性分配,產生了廣泛的財富分配及福利效果,令國民生活水平差距進一步收。這種狀態下,國民税務負擔,銷售税,可以去到25%。平均收入四成交付成各種税款,但北歐四國人民不但抗拒,而且成為十分社會共識。

福利國家(英語:Welfare State)是一類社會民主主義國家理念,限度追求人人之間,並每個國民度看,多集中於北歐。

有時福利國家指國家資本主義國家形態。
福利税收本質是公民自己勞動所得一部分,交給一個完全透明、自己授權選舉出來代理機構去保管和經營,期間有大量增值,於一種投資,未來得到,會多於自己當初繳。

福利國家福利制度程度上是一種「分配」政策。統計,瑞典富人及窮人工資例子,瑞典年薪100多名企業家工人工資收入相比13:1;不過,納税和福利補貼來調節後,兩者實際上收入差距降為5:1。再以兩者納税税率例,瑞典所得税税率累進制,收入,納税。這制度中,工人所得税税率35%、職員40%、而收入企業家、商人、演員及運動員所得税税率可達80%。

瑞典福利國家稱為「人民家園」(瑞典語:Folkhemmet),是1936年開始,是工會和大公司達成協議,創立社會保障體系和公共保障體系。

法語稱為「國家保障」(法語:État-providence),是起源於1854年-1870年第二帝國期間諷刺帝國實行福利國家政策。

現代福利國家是19世紀發展起來,和救濟,見於德國俾斯麥社會保險體系,北歐國家是自治、互助福利體系發展起來,其他1930年起,如荷蘭、澳大利亞、烏拉圭、新西蘭是政府提供發展起來。

20世紀蕭條促使許多國家選擇了福利國家道路,窮人提供了「從搖籃到墳墓」服務,認為是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國家之間中間路線[5]。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歐洲許多國家選擇了人民提供部分或全面社會服務體系。

現代福利國家提供現金福利(養老金、失業補助)擴大到其他方面(衞生保障、嬰幼兒保障),通過這些福利,福利國家影響了他們公民消費和休閒習慣[6][7]。

於石油收入增加,沙特阿拉伯[8][9]、科威特、卡塔爾、巴林、阿曼、汶萊產油國成為了福利國家。

第一種是國家負責「需要公民」提供福利,這種方式需要政府官僚去區分誰是「需要」公民,因此政府要密切關注公民日常生活才能將公民詐騙福利可能性減到,而政府會人民劃分兩類,第一類是接受福利人民,第二類是需要為政府福利而付出人民,而需要為政府福利付出人民往往想福利減到。若區分方法公平,會造成問題。

第二種是國家負責「所有需要公民」提供福利(例如育有孩子、有需要病人、老人),將政府幹擾減到,提供高福利,因此政府需要税收,這種方式受到公民歡迎,因為每個人民會福利體系中受益,而北歐國家實行這種方式。

福利國家政策所有發達國家中降低了現象,這些國家福利支出起碼要佔GDP五分之一[11][12]。

對福利國家主要批評是福利國家試圖政治置於經濟之上,這樣是自由放任經濟體系[13]。

有人批評社會福利使許多人陷入了福利制度依賴,他們覺得工作否無所謂,因為領取失業補貼和社會救濟,生活照樣可以過得去;福利政策造成人出現,人民依靠勞動工資收入。發達國家經濟發展和福利多少沒有關係[14]。雖然美國經濟和社會福利不如荷蘭、北歐四國[15],但是美國人均GDP要於很多福利國家[16]。消費品方面,人均電視機[17]、人均計算機[18]、人均收音機[19]要福利國家。

北歐模式,稱斯堪納維亞模式,是指北歐國家——丹麥(含法羅羣島、格陵蘭)、冰島、挪威、瑞典和芬蘭——共有經濟政策和社會政策。這些國家具有税率、國家層面上推行福利國家和集體談判、大部分勞動者會加入工會,經濟制度市場基礎[1][2][3]。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北歐模式引起人們注意[4]。

實行北歐模式北歐五國雖然制度上存在顯著差異[5],但有一些相似特徵,包括:支持福利國家政策,增強個人自主性和社會流動性;存在一套社團主義系統,能使僱員代表和僱主代表政府協調下協商工資和勞動市場政策[6];承認私有制;實行混合經濟以及貿易[7][8]。

北歐五國勞工市場、社會凝聚力強、收入分配公平,經濟且能保持增長[9]:11。北歐五國表現各類社會指數中排名高位[10],國民享有品質生活[11]。1996年2006年間,北歐五國經濟表現優於其它歐洲國家,具有失業率和經濟增長率[12],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北歐五國受到衝擊比其他歐洲國家小[10]。北歐模式評價大都是正面,但存在北歐模式批評[13]。

北歐國家19世紀70年代後,經濟步入發展軌道。丹麥通過農業工業化一戰前達到了歐洲GDP線,挪威和瑞典是1950年左右達到歐洲GDP線。芬蘭後受芬蘭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影響,加之二戰後人口增長、經濟結構單一,經濟發展過程。不過芬蘭二戰後是歐洲發展迅速經濟體,20世紀80年代趕上了其它斯堪納維亞國家[14]:5-6。

延伸閱讀…

北歐四國展現出來的「共同富裕」

台塑旅行社《福利旺旅遊》

北歐國家政治20世紀30年代出現分水嶺。從此後,這些國家國內各個階級開始達成協,包括工業農業(第一產業)之間協、勞工資本之間協。這樣政治協反映議會和政府層面,代表階級政黨開始出現政治舞台上。發展,北歐國家政府形成了「協商治理」(consensual governance)模式。二戰後北歐國家政府是少數派政府,因此需要意見政黨進行協商達成共識[14]:6-9。

北歐國家福利國家模式可以追溯到19世紀末。19世紀80年代,隨工業化和城市化進行,德國開始建立大規模社會保險制度。差不多同一時期,1890-1895年之間,冰島、丹麥、芬蘭、瑞典、挪威後實行德國類社會保險制度。20世紀20年代開始,丹麥和瑞典社會民主黨成為執政黨並組建政府,工會組織這開始形成。到二戰前,北歐國家芬蘭外通過一系列改革具備了福利國家雛形,但工業化程度芬蘭是例外。芬蘭二戰後趕上了其它北歐國家步伐,成為福利國家。二戰後,北歐國家福利國家制度得到進一步發展,於社會保障資金顯著增加[10][14]:9-15。

北歐模式歷史上遭遇兩次危機。20世紀70年代初,伴隨石油危機爆發,北歐五國其他發達國家陷入危機。這次危機通過主義市場自由化改革得以解決[9]:15[15]。一次是20世紀90年代初爆發危機,北歐五國普遍失業率企,政府陷入財政危機,其中芬蘭危機,蘇聯解體芬蘭出口市場造成了重影響。不過,即使將以上兩次危機考慮內,20世紀80年代到21世紀初,北歐五國經濟表現於大部分歐洲國家[9]:15[13]。1996年到2006年之間,北歐五國失業率,經濟增速維持高水平[12]。

通過税率實現收入分配和集體工資談判,北歐五國具有差距,例如2011年,丹麥基尼指數是0.248、瑞典基尼指數是0.23[16][17]。北歐五國人口比例非常低。北歐五國失業率,相比其他歐洲國家具有經濟增長率。2008年經濟危機後,北歐五國受到衝擊,經濟表現於其他歐洲國家[13][10]。北歐五國未出現如美國社會問題[18][12]。免費教育使勞動力市場上有足夠高技能勞動力,收入保障機制和社會成員之間互助協作增加了轉型可能性和社會流動性。大部分北歐國家居民能北歐模式中收益,因此北歐國家國內北歐模式普遍持支持態度[17]。

北歐五國普遍各社會指數中排名高位。2013年,挪威是人類發展指數(HDI)國家,挪威、丹麥,以及冰島三國HDI位於世界前15位,芬蘭HDI排在世界第24位。同年世界報告中,丹麥和挪威並列榜首,芬蘭、冰島,以及瑞典位居世界前十位。透明國際發布2013年貪污感知指數,北歐五國是世界上腐敗程度五個國家。同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北歐五國全球性別差距指數位居世界前15名[10]。

北歐五國經濟市場資本主義基礎,挪威具有國有企業外,其他四國私有化程度[3][19]。

北歐五國工會組織和僱主聯盟發達。加入工會組織僱員比例。2015年報導,挪威有53%僱員加入工會、丹麥和芬蘭有72%和70%僱員加入工會、冰島和瑞典有85%僱員加入工會。相比之下,美國、日本、韓國,以及德國工會加入率20%[10]。減少勞工和資本利益之間衝突,僱主和勞工雙方代表會政府參與下,工資議題進行談判[6]。

延伸閱讀…

福利國家-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北歐模式-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北歐模式具代表性特點是社會福利制度。北歐社會福利制度基於人人應享受醫療保健服務和社會保障、人人有受教育權和文化上權利理念[20][21]。北歐五國具有公費醫療(英語:Publicly funded health care)制度和養老金制度。北歐五國教育完全免費,教育佔GDP比重於其它發達國家[10][13]。就業方面,北歐五國失業補助金相。就業保障方面,丹麥就業保障制度,就業保障方面投入多芬蘭和瑞典目前正在減少就業保障[9]:14;52。

北歐五國社會福利對應是税率公共開支。2014年數據,丹麥税率是55.56%、芬蘭是51.25%、冰島是46.22%、挪威是47.2%,瑞典是57%(當年世界税率是31.37%)。北歐五國公共開支佔GDP50%以上。與此同時,一部分公共服務會進行外包,其中挪威公共開支中付給外包商佔比,61%,丹麥外包占,40%[10]。滿足社會保障體系需求,北歐五國一部分勞動力(30%)公共部門職[18]。

處於北歐模式國家需要有足夠勞動力,滿足社會保障體系需求、產生足以維持福利體系運作税金,因此需要令失業率維持低位。因為北歐五國保育制度,婦女能照顧子女同時進入勞動市場工作,因此增加了勞動力供應、使生產力得以提升[9]:103-105。

英國,澳洲,紐西蘭,加拿大,四個具有影響力大英國協國家,即成立一個「來四國集團」。這個計劃光光是,包括了工作與福利互通。目前該計劃正在進行中,進入英國國會審批,如果順利批准,那麼意味著,這四個國家,移民任何一國,於移民了四國!

英國,澳洲,加拿大,紐西蘭,四個國家即成立「來四國集團」,實現互通!於華人移民來講,移民以上任何一個國家,四個國家可享受社會福利,無限制工作,通行。

這並不是傳言,而是進行中計劃!該計劃是倫敦市長Boris Johnson英國議會中提出,並且Royal Commonwealth Society(皇家大英國協學會)進行推進計劃!

該計劃四個國家中進行了全民投票,目前投票結果是,58%英國人,70%澳洲人,82%紐西蘭人,和75%加拿大人,表示支持此項提案。是18歲到35歲澳洲和紐西蘭人,支持率達到了90%和80%。

這項提議目前看來,進行順利,並且英國澳洲媒體認為這個計劃是一個決定,英國和澳洲希望實施此項計劃。

實現四國互通,不但四國居民是一個選擇,而且還大大的解救了英國近年來移民危機。計劃實施後,四國居民可以任何自己喜歡國家定居,享受福利,並且受限制工作,這會成為一個改變。

皇家大英國協學會主席及英國國會外交部長Hoewll表示:「這項提案是一個帶著四國人民意願,無法用價值去衡量提案,這會讓四個國家地綁一起!」社會政策主席Tim Hewish表示,「四個國家議會現在需要開始建立四國之間集團政策了,例如四個國家要分享語言,法律體系,經濟體系,家庭關係,輪流制四國元首。」

澳洲和紐西蘭每年有很多人會去英國,澳洲政府和紐西蘭政府抨擊英國簽證限制。而這次這個「來四國集團」提議,其實源於澳大利亞外交和貿易部英國政府批判,他們認為每年大量澳洲人英國受到了各種限制,這讓他們不能接受,並且要求英國政府要進行政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