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移民和留學簽證衝突麼】大齡人士可以通過留學的方式移民加拿大嗎 |世景精析 |美國簽證與留學生簽證並存嗎 |

B1/B2簽證(旅遊簽證)頒發赴美旅遊申請人,包括觀光、探親訪友及醫療治病。B1/B2簽證持有者不能美國就業,讀書

F1簽證:國移民法為赴美留學人員提供了兩種非移民簽證類別。”F” 簽證發放赴美進行學術學習留學生,而”M” 簽證發放進行非學術或職業學習留學生。要獲得學生簽證,申請人申請一所美國學校並其接收。您接收後,學校會您簽發一份I-20或I-20M表格。您前來申請簽證時出示該表格。

題主目前持有十年旅遊簽證B類簽證,B-1/B-2商務旅遊簽證主要面向短期商務旅行(B-1)或旅遊觀光/尋求醫療服務(B-2)申請人。

一般而言,B-1簽證頒發赴美事短期商務活動、參加科技/教育/專業/商務領域會議、處置房產或洽談申請人。

B-2簽證頒發赴美休閒/娛樂申請人,包括旅遊觀光、探親訪友、醫療以及其他聯誼、社交或服務性質活動。

B-1和B-2簽證會合二一,作為一類簽證頒發: B-1/B-2。

題主準備赴美旅遊,現在需要申請是F1簽證,這是見學生簽證類型。

Question:世景Sir,我事廣播電視行業,目前是公司高級管理人員。我有傳媒學研究生學歷,今年48歲了。因為工作上我使用英語,所以目前英文能力還算。近些年我有移民加拿大打算,研究了一下加拿大移民項目。雖然英語和教育程度上我的打分還算,但因為年齡原因,EE快速通道系統裏我評分,所以直接申請加拿大聯邦技術移民可能性。我瞭解到如果申請人有加拿大留學經驗申請移民會很多。所以我想通過申請去加拿大讀一個一年左右傳媒相關文憑課程後,通過向留學生開放項目來申請移民,請問這樣方式可行麼?

這個問題具有代表性。 國內很多意向申請移民加拿大朋友可能會遇到類問題。因為英語水平、年齡、教育程度或工作經驗原因而導致EE快速通道CRS評分系統中得分不具備競爭力。語言能力和年齡這兩個得分點上,國內大齡申請人往往不能獲得分數。而語言和年齡這兩個得分點EE快速通道系統中佔比重,而且語言能力還可以疊加得分項上獲得加分。

而現實情況是,很多意向移民加拿大人士年時全身心打拼(996),步入中年感覺工作和生活壓力承擔時候(轉崗下崗)開始想到移民。 但這時他們英語能力因為多年不用而獲得高分,年齡佔打分優勢,這導致了這類人士直接通過加拿大聯邦技術移民項目移民加拿大。

於是有很多具有鑽研精神意向申請人開始緻研究加拿大移民政策。人發現,加拿大很多移民項目有加拿大留學經驗外國學生有。加拿大移民政策確在黨上台後開始加大了年度移民配額,推出了史無前例百萬移民計劃。而且移民政策上加強了對有加拿大留學工作經驗人士引入力度。具有留學經驗學生不僅EE快速通道系統中有額外加分, 畢業後可以獲得最長三年開放式工作簽證。取得了工作經驗後,留學生能獲得額外加分。如果僱主願意協助留學生申請,EE系統中可以獲得200分加分。這些加分提高申請人EE人才池中競爭力是有幫助。不為過的説,如果獲得加拿大學生簽證,順利畢業後絕大部分留學生可以通過加拿大各類移民項目移民加拿大。

既然通過留學加拿大可以增加移民加拿大可能性,那麼和本文提問者情況類年齡、英語人士是不是可以通過這種“曲線救國”方式,先留學移民呢?

那如何才能增加簽證官印象分,提高學籤通過可能性呢?

相比起堆砌文件材料,一份詳盡合理學習計劃(Study Plan)才是增加學籤通過可能重點。學習計劃不僅要詳細,要合情合理。世景Sir建議描述以下內容:

如果申請人提供學習計劃可以簽證官證明在加拿大畢業後獲學歷和留學歷會自己歸國後帶來多工作機會和個人發展前景,會提高簽證官申請人印象分。簽證官願見到情況申請人通過獲得學籤一步步達到滯留加拿大目的。所以申請人遞交學習計劃時要體現自己規劃,即便有些申請人規劃中提到自己會申請移民加拿大規劃,簽證官會因為因此而拒籤申請。加拿大和美國,不會因為“移民傾向”而拒籤包括學籤內各類臨時性入境申請。加拿大移民法中規定了雙重目的(Dual Intent),即臨時性入境申請居民申請可同時進行,並衝突。然而每一份申請需要建立各自獨立,可信基礎上。

於包括學籤申請內各類臨時性入境申請來説,申請人需要且令人信服説自己赴加目的以及證明自己會簽證有效期內離境加拿大。如果申請人學習計劃完善,計劃、可信度話,簽證官會認為申請人遞交學籤申請目的只是達到加拿大滯留乃至移民目的。

因此,如果簽證官認為申請人學習意圖可信,學習計劃合情合理,申請人獲得加拿大留學經驗和學歷後會TA未來歸國發展有幫助,且簽證官有理由相信申請人會學成後歸國,那麼即便申請人申請學籤時申請了加拿大其他移民項目,會因為“移民傾向”而拒籤學籤申請。

學習計劃之外,簽證官會考慮如下幾個因素:

1. 申請人赴加學習後,是否有家人留在國內。簽證官會認為家人分隔兩國是促使申請人回國原因

本文提問者意向通過赴加學習,達到移民目的申請意圖上違背了“可信”原則;學習完課程後離開加拿大不是提問者目的,這一點違背了加拿大移民法規的216(1)(b),即“離境”要求。拋開提問者個人意圖説,我們來分析下簽證官看到這樣一份學籤申請會怎麼想:

1.提問者具備傳媒學研究生學位,可以説傳媒學學歷上具備高水平。一年傳媒課程能讓提問者專業上取得什麼是令人信服;

做『語文+大學』(打包)簽證風險:認識註冊通知書(coe),和主要(Principal) 課程

許多情況下,學生來澳大利亞目的,是學習一門以上課程。如果學生打算辦理(打包)課程,其『學習課程』,他們『主要學習課程』結合,適用於學生簽證申請教育提供者,提供多張註冊認書,兩種/多種課程,結合辦理成一張學生簽證。

主要 (Principal) 課程,是學生打算澳大利亞進行『AQF級別』課程。例如,一個學生可能打算AQF到順序,學習2門課程:

如果該學生擁有一整套課程,可以地將課程,合理進展到學士/碩士學位,那麼學士/碩士課程提供者,允許學生辦理『』簽證。只有學生擁有所有合理合法CoE(適用於澳大利亞境外申請),澳洲移民部會認可簽證申請。

如果學生打算繼續學習他們修讀第一門課程課程,而層次課程沒有CoE,是夠申請簽證。課程錄取通知書,可以將學生『完成上完『前一門課程,做為簽證條件Condition(s)。

上述示例中,學生可能完成語文課程,然後才能繼續攻讀學士/碩士課程。一整套課程,符合整個澳大利亞資格框架(AQF)水平。例如,一個AQF高等級學生,不能學習一個AQF低等級課程~例如,完成大學學士學位AQF7,降讀TAFE文憑AQF5課程。

順利進入澳洲大學院校讀後,大多數台灣學生,能迅速適應留學生活,忍受著,一步一步努力地,實現自己設計留學目標。然而,有些學生會『犁田』;比如

有可能面臨大學院校留校察看(Probation)、開除(suspension)。或者退學withdraw情況。面臨這種情況留學生,如果不想顏面掃地回台灣,準備轉學、保持合法學生身份、徐圖來,是唯一一條路! 

但是,2018.07.01,澳洲施行嚴格GTE簽證政策以來,轉學,變成接近『可能任務』任務,澳洲移民部反倒是希望:你辦理退學withdraw、取消學生簽證、歸零、回台灣、説!你是違反學生簽證條例以下情況:

轉學或換課程簽證,需要移民部長裁示:

您可能需要更改您課程,資格水平或院校。決定更改學習課程或院校之前,你有許多事情需要組織和檢查。請直接『』聯繫校園國際學生支持服務中心,尋求可能性和建議。

你檢查學生簽證要求,保遵循程序,來維護簽證性及適用性。是,不要以為朋友,同學或代辦那裡,得到建議,是。同時,請確保你有保留所有課程取消和註冊文書副本。請記住,如果您更改了自己院校或課程,聯繫內政部,並提供院校電子註冊認(eCoE)書。

如果您想當前正在學習『同一院校』並以學歷水平進入課程,則除非當前簽證即,否則您無需申請學生簽證。Changing your course ~ If you want to change to a new course at the same institution you are currently studying and at the same level of qualification, you do not need to apply for a new student visa unless your current visa is about to expire. 

如果你想轉到其他學校,請您當前學校聯繫,獲取有關這樣做『正確』信息。大多數情況下,如果你獲得『移民部長』,學校無法接受你註冊。

一種台灣留學生情況是:學習跟不上,適應該校學習環境,專業或學校滿意、突然想要移民…..  但,很:現行學生簽證條例,只有AQF10博士,可以『降讀』AQF9碩士,其他只能平轉:AQF 9碩士轉AQF 9碩士、AQF 7學士轉AQF 7學士、AQF 5文憑轉AQF 5文憑,接受降轉!

獲得『移民部長』,是一個任務!

延伸閱讀…

加拿大留學籤是和旅遊簽證一起審理的嗎?有衝突嗎?

美國簽證與留學生簽證並存嗎?

別忘了:當年遞交簽證申請時,你GTE statement,你該次要讀得專業,捧如天、你來就業利益,如地殼,怎麼來到澳洲了,知道哪些專業是可以移民了,要放棄掉呢? 

是,您GTE statement中,陳述你有足夠讀書及生活資金、家庭,所以AQF學習類型學生,申請新學生簽證時,GTE statement不要跳出任何字眼,是關於家裡經濟條件有困難、我要養活自己需要自行半工半讀、創業、畢業後拿PSW工作來債….. 『移民傾向』有高度相關字眼,或者原學生簽證裡GTE Statement有相關衝突理由。 

原本拿著AQF7學士/AQF9碩士學生簽證,入境澳洲了,降轉讀VETTAFE或College,且是轉讀M專業~你,一下子吸引了簽證官目光,簽證要過,那囉! 

困難點 4. 考慮簽證,是否辦出來

大家可能注意到了,澳洲移民法中有一處令人困惑地方,要求申請學生簽證申請人,要展現出有“意願只是臨時逗留澳洲完成學業”,英語説“Intend genuinely tostay in Australia temporarily”。

“學生”條款,即Genuine Student或Genuine Temporary Entrant。

這個法條出現500學生簽證第212號條款裏,即

然而同時,大家知道,一個直接移民澳洲途徑從海外來澳洲留學,完成學業後,然後通過技術移民申請居簽證。是澳洲目前人才,政府鼓勵學有所成海外學生獲得教育學歷後,加入澳洲勞動力大軍,為澳洲經濟添磚加瓦。

如果這個角度看,“學生”條款要求學生申請學生簽證時展現“臨時逗留澳洲完成學業願望”,與以上所述“學完移民”這樣一種普遍存在事實格格不入。是,如果一個學生申請學生簽證時,流露出有願望完成學業後,法律允許條件下,成為澳洲居民,會視為有“移民傾向”,自動扣上“無臨時逗留澳洲”動機帽子,會面臨無情學生簽證拒籤。

2016年8月,一位叫Khanna印度女生,剛來澳洲時候讀是“理髮師”及“理髮店理”文憑課程,她申請進一步學生簽證時,該女生希望去某某大學學習商業學士課程,結果移民局拒絕了該學生簽證申請,理由是該學生前前後後讀書年頭,懷疑該學生利用學生簽證逗留,進行事實性居住(de facto residence)。

後來到了“移民複審仲裁機構”AAT去複審,遭到了AAT無情否決。是AAT複審時,複審官員雖認定該女生是一位讀書學生,但是問題出在,官員問該女生:“你讀完書後,有什麼打算?”該女生掩飾地説:“如果有機會,我想留在澳洲(she would like to settle in Australia in the long-term if given the chance)”。這下AAT複審官員抓住了把柄,什麼,你讀完書不想走,想留在澳洲拿綠卡,你這不明擺着不符合“有意願只是臨時逗留澳洲完成學業”規定嗎?於是贊成移民局決定,拒絕該女生發放學生簽證。

該女生不服氣,一紙訴狀移民局及AAT送上了澳洲聯邦巡回法庭Khanna & Ors v Minister for Immigration & Anor [2015] FCCA 1971 (20 July 2015) 。她訴狀中法官申訴:“我有願望澳洲完成學業後,通過合法途徑留在澳洲,這有什麼?”There was “nothing wrong” with her having an intention to remain in Australia if she ultimately qualified to do so through an available visa pathway。進而她指出,AAT官員完全應該因為她説了想要學業完成合法留在澳洲,意味着她有意願想臨時逗留澳洲完成學業。

學生簽證要求是“臨時逗留澳洲”,永居簽證政策是鼓勵學生完成學業後“留在澳洲”,這二者之間是不是存在着不一致、或?

澳洲聯邦巡回法庭法官Manousaridis 認為,AAT及移民局這個問題看法上錯了,他該印度女生觀點,即有意願“臨時逗留澳洲”與“留在澳洲”之間存在着不一致。他進一步推理説,於留留在澳洲,一個學生簽證申請人完全可以同時具有兩種意願:

第一,如果完成了學業,沒有進一步合法簽證讓學生留下來,學生離開澳洲;

延伸閱讀…

世景精析:大齡人士可以通過留學的方式移民加拿大嗎?

美國並不缺高技術移民

第二,如果完成了學業,遵循合法途徑允許該學生留下來,學生可以留在澳洲。

法官Manousaridis 認為,“一顆紅心,兩種準備”,完全是合情合理,沒有不一致。因此,It was appropriate to “quash” (overturn) the decision of the MRT,他推翻AAT決定,打回去AAT及移民局重審。

看似法官Manousaridis 觀點公平合理,但後面發生事情,讓移民局來了一個翻盤。此後,移民局Manousaridis法官判決聯邦法院(FederalCourt)發起了上訴。上訴中,移民局認為Manousaridis法官對“臨時逗留意願”解讀方式有誤。

聯邦法院,法官Reeves認為AAT認為該學生簽證申請人不符合“臨時逗留意願”要求觀點是合理,因此AAT維持移民局拒籤決定做法是合理。很有意思是,法官Reeves考慮法官Manousaridis“臨時逗留意願”解讀合理性。

因此Khanna案件留下了一個疑團。學生簽證申請人能否可能情況下懷有申請其他簽證留在澳洲企圖,並且同時滿足“臨時逗留意願”要求?這個問題並解決。

另外,Khanna案件進展同時,另一個焦點於“臨時逗留意願”如何解讀案件審理,這使得這個解決問題令人困惑。這Saini案件Saini vMinister for Immigration and Border Protection [2016] FCA 858 (29 July 2016) 。

當Saini案聯邦巡回法庭審理時,法官Cameron“臨時逗留意願”要求解讀和法官Manousaridis解讀產生了直接衝突。法官Cameron認為“臨時逗留意願”要求需考慮“無條件臨時逗留意圖”之外任何問題,因此他認為申請人應該臨時逗留以外可能抱有任何希望。

Saini案上訴到聯邦法院後,移民局採取了法官ManousaridisKhanna案中觀點!

看一遍這段話!是,説,Saini案上訴到聯邦法院後,移民局採納了那個Khanna案中他們反對觀點!

Saini案中,法官Logan偏向於以下對“臨時逗留意願”要求解讀,即:學生簽證申請人允許存有未來某時申請另一個臨時居住簽證意圖-例如485簽證,或者457簽證,或其他臨時居住簽證。

但是,法官Logan認為,這裏紅線。他認為,如果申請人簽證申請做決定時“打定主意”未來某時申請某個能通向臨時居留以外權利(永居)簽證,那麼申請人滿足“臨時逗留意願”要求了。

運通移民認為法官Logan決定是有問題,而法官Manousaridis最初Khanna案中觀點才是。

眾所周知事實是:成百上千(假如不是成千上萬)澳大利亞公民最初是國際學生身份來到這個國家,然後通過獲得居簽證留下(ENS,189,190或者過去其他居籤)。澳大利亞道不想這些澳洲獲取了學位和技能學生留在這裏澳洲經濟和社區生活做貢獻?

對所有學生簽證申請者來説存在兩選擇:設你擁有完成學業後居住澳大利亞期望或者夢想,如果移民局或AAT直接問到居住意圖,你應該怎麼回答?如果你宣稱自己希望永居而不是臨居話,你學生簽證申請註定拒!

,不管是移民局還是法庭,對“學生”與“移民傾向”兩個問題看法是矛盾,前後一。因此,學生簽證申請人,要小心處理這兩方面問題,不要成為簽證官手下犧牲品!

託運通留學移民專心、專注、專業態度幫助客人,同時客人利益角度考慮問題、全面設計合理方案。辦理留學簽證,不要忘記託託運通留學移民取得聯繫,讓我們助您移民道路上一路平順,達!

【600旅遊“簽證”獲批】2017年7月24日,X先生夫妻2人,1個工作日,順利獲批首次1年多次往返旅遊簽證!

【運通聯名經濟擔保服務】2017年7月10日,通過運通提供聯名經濟擔保(AOS),劉女士父母143永居簽證順利獲批!

【457僱主擔保“提名”“簽證”獲批】2017年7月7日,運通移民代理第40位建築工人457簽證強勢獲批!提名職業是砌磚工(Bricklayer)

【820境內配偶“簽證”獲批】2017年7月7日,L先生820境內配偶臨居簽證順利獲批~

【600旅遊“簽證”獲批】2017年7月5日,P先生一家三口順利獲批首次1年多次往返旅遊簽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