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移民來源國】5年增長50 |澳大利亞移民史 |2021 |

澳大利亞移民[1]歷史始於五萬年前[2],第一批移民是通過馬來羣島和幾內亞來到澳洲大陸古代澳洲原住民。

歐洲人首次進入是16世紀到17世紀,但是正式羣體性遷徙是1788年1月26日才開始。

而海外到澳大利亞移民人口,過去15年間極大程度增加。總遷入人口數量1992年1993年30042人[3]增加到了2006年2007年177600人[4],達到了歷史點。而這些移民中大部分是技術移民和家庭組式移民。同時今年偷渡到澳大利亞人口達到了歷史點。

2004-2005年間,總共有123424人移民到澳大利亞,他們當中有17736人來自非洲,54804人來亞洲,21131人來自海外,18220人來英國,1506人來自南美,有2369人來東歐[5]。

2005年-2006年有131000人移民澳大利亞[6],而預計2006-2007年澳洲移民人口是143000[7]。並且這個目標2007-2008年定142800152800之間,同時有13000個人道主義項目人口定位[8]。澳大利亞打開了國門,並且2008-2009年間,計劃移民人口達到了30萬,達到了移民局自二戰結束建立以來歷史點[9][10]。

人類首次進入澳洲大陸時間是冰河時期,那個時候海面高度和現在相差。理論上來説,那個時候人類通過馬來羣島,到達當時沒有分割澳洲大陸。

1788年1月26日,現在這一天定為澳大利亞的國慶節,但是一些澳大利亞土著及其支持者們定為「災難日」,「侵略日」[11]。英國第一支罪犯遣送船隊悉尼Cove登陸,目的是當地建立一個監獄。並且同年2月7日,宣佈那裡南威爾士殖民地。

而這個殖民地最初目的是一個監獄和少量移民。建立第一天起開始接收來到各地移民。於歐洲到澳大利亞航行費用要於美洲。殖民地發現吸引民眾遷徙到這裡。直到1840年,愛德華·吉本·維克菲爾德想法做法解決了這個問題,他做法是維持土地價格,但是移民提供津貼。而這一做法到自治政府成立以前沿用。直到後來選民拒絕罰款税來有就業競爭力人提供工作機會。

淘金時代,開始於1851年,引發了人口數量極大增長,包括數量不列顛和愛爾蘭移民,有數量德國人和其他歐洲人口以及中國人。這些人羣後來受到了增加限制和種族歧視,而這使得他們大部分沒有可能繼續這個國家留下來。聯邦政府多個澳大利亞殖民地組建起來後,其最初所有改革包括1901年移民限制法案,白澳政策,主要是限制非白人移民。於大英帝國,這項顯著種族歧視政策沒有通過,但是一項移民官抽查歐洲語言控制機器測試開始執行。後一個經歷此測試移民是1909年。興人過於埃貢·歐文·基施,他是一個左翼東歐記者,5門語言,但是蘇格蘭語言測試中認為是沒有閲讀和寫作能力而流放。

聯邦政府發現要想能夠吸引各地移民,要通過津貼移民方式,而且可以通過控制津貼數量來控制移民人口,從而達到經濟發展階段能夠得到移民數量。

於1938年一個有5000個猶太人家庭組成民羣體,通過獲得官方語言測試或者擁有官方語言證書合法移民到了澳大利亞,由此讓澳大利亞政府感到,從而停止了之前那項法令。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有能力抵抗日本人侵略,澳大利亞要人口昌盛,因此政府開始了大量移民計劃項目。成千上萬無家可歸歐洲人遷徙到了澳大利亞,而且有超過100萬英國民眾移民輔助計劃幫助下移民到了澳大利亞。而且廣泛的稱作是10英鎊一個人。移民條件,只要你是歐洲人血統,合理條件,並且沒有犯罪記錄,那麼你能夠成為澳大利亞移民。

1970年左右時候,移民政策發生了根本性變化,1788年澳洲開始外開放白人移民以來,首次出現了移民數量於政府所需求數量。那後所有移民津貼全部取消,並且移民需要過程變得困難。

1972年,執政長達23年黨-鄉村黨保守派聯盟下台,澳大利亞工黨惠特姆上台執政。惠特姆政府主張東方政策,其任內,澳大利亞承認並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同年終結白澳政策。此後,亞洲移民開始進入澳洲,澳洲正式成為亞太區主要移民國家。

2001年大選中,伊斯蘭主義問題和境線保護問題成為了焦點,而這些是於諸如美國911事件,坦帕事件,海外兒童事件以及SIEV-X沉沒事件引起。而這些成為了於太平洋問題解決方案大選討論內容。約翰·霍華德政府於其支持美國小布什於伊斯蘭主義政策而第三度取得選勝利,並為他2004年連任,11年半執政。但是,即便如此,霍華德保守派政府執政期間,海外移民數量顯著增加,是來中國和印度亞洲國家。

澳大利亞統計局2006年年中數據報告[13],有4956863位澳大利亞公民不是澳大利亞本土出生,差不多是總人口24%。

2006年數據,人口構成上面有[15]。

新南威爾士州是人口州,同時是外國出生人口佔比例,本地出生人口有1544023人,很多國家人口集中這個州,有74.5%黎巴嫩出生,63.1%意大利出生,63%韓國出生,59.4%斐濟出生,有59.4%中國出生澳大利亞公民。

維多利亞州,人口第二州,同時是移民人口比例第二位州,黎巴嫩50.6%,土耳其50.1%,希臘49.4%,後意大利41.6%。

西澳大利亞州,有528827海外出生公民,總人口佔有率。這個州吸引了29.6%新加坡出生澳洲公民,同時英國出生人口比起新南威爾士英國出生人口相差很少。

昆士蘭州有695525個海外出生公民,同時有比例來新幾內亞和新西蘭人口。

環境,經濟和社會影響[編輯]

澳大利亞多民族移民組成社區經驗或者發展有着各種層面影響。2002年,一個名「未來抉擇」人口研究DIMA指導下開支,列出了由移民促進人口增長未來可能出現六個問題。包括,年齡人口增長大量外來移民沖人口年齡結構分化,處理國內消耗而帶來大量貿易逆差,擴大汽車排放引起温室效應,過度開發耕地,漁業以及天然氣以及其他資源開發,有城郊空氣質量下降,河流質量下降以及有毒化學物質增多[16].

一些澳大利亞環境遷徙組織,是澳大利亞人口維持機構,認為於澳大利亞內陸沙漠性氣候原因,澳大利亞人口出生率可能沒有人口爆炸情況下維持,同時指出,於生態環境會於氣候遷移運動而發生變化,是大陸南部地區會出現多高温以及天氣或者乾旱,而這些會導致某些地區不能維持現有大量人口[17]。同時一個英國人口確認組織支持這種人口爆炸情況觀點,並指出要澳洲大陸合理標準生活標準人口數量應該是1千萬左右,現在到了2千多萬,因此實際上2.1千萬人口實際上是降低了生活標準[18]。

同時爭論着另外一個觀點,移民因為大部分是那些温室效應地或者汽車排放率地區遷徙進來,因此移民促進了氣候變遷發生。有一部分氣象觀察家認為人口數量控制於全球化温室效應有着關作用[19]。而有澳大利亞機構調查數據顯示,人口數量激增是促進温室效應和汽車排放主要因素。,這些調查分析處了移民原國家汽車排放量是澳大利亞現在水平42%,説,實際上移民澳大利亞提高了他們生活質量同時促進了全球温室效應[20]。而且計算出了大約每7萬名移民會導致2012年多2千萬噸温室氣體,2020年時候多3千萬噸[21]。而應着這種説法,一項自然科學調查聲稱移民並沒有全球氣候變暖產生任何影響,儘管很多人口移民到一個國家,但是全球性人口移民並不能對全球人口總量發生影響[22]。

一些觀點認為,人口增長以及部分其它經濟因素,澳大利亞新移民因為租房住由此對大面積供應住房做出了貢獻,是那些主要大城市[23]。有很多經濟學家,包括麥格理銀行分析家羅裏·羅伯特森確定認為大量移民遷徙人口聚集首府城市加劇了供應住房問題[24]。他説法,聯邦採用各種政策來處理住房需求問題,例如區高住房税用於補貼高水平移民水準,而這些政策取得了比開發郊區顯著效果[25]。儘管如此,生產委員會認為人口壓力是住房問題主要原因,他們認為導致住房主要還是於人們於住房條件和住房位置要求導致[26]。

研究,於數以千計IT業者大量湧入,並電腦科技各個方面行業內競爭,導致IT行業工資水平下降[27]。但同時另一項DIAC組織研究表明於大量受過高等教育新移民湧入,使澳大利亞那些沒有技能行業工資水平有上升趨勢[28]。

澳大利亞一些貿易組織爆料,於國外僱員薪水本地員工要,因此有時候他們傾向於選擇國家僱員從而躲避本地員工高福利待遇[29]。

延伸閱讀…

澳大利亞移民史-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2021-22財年澳洲移民報告出爐,中國為第二大移民來源國

前聯邦財政部長,Peter Costello認為於澳大利亞出生率導致本地人口,並且主張低迷人口出生率會導致人口年齡結構變化和勞工市場競爭力衰退,從而地經濟帶來影響[30]。預防這種情況出現,政府增加移民來填補勞動力市場,並且提供育兒補助有多個孩子家庭。不過,有反這種説法組織,如澳大利亞人口維持機構現在進行新移民政策和其他一些計劃認為澳大利亞可能出現人口負增長情況[31]。

但是於移民是否能夠減緩澳大利亞人口老齡化問題是並確定,一份名澳洲人口財富研究報告裡面,政治家彼得·麥克唐納指出移民減緩人口老齡化是徹底無用功[32]。儘管如此,Creedy和Alvaredo認為[33],如果每年移民數量是8萬,那麼2031年時候澳洲65歲以上人口會人口比例裡面下降1.1個百分點,如果是每年17萬話,2031年會下降3.1個百分點。因此John Howard領導下,2007年澳洲移民數量達到了每年16萬[34]。

前Howards政府移民局部長Kevin Andrews支持這種通過移民來減緩人口結構老齡化方案。他説,海外移民總數和澳大利亞總移民數,因為移民年齡比現有公民人口年齡要低,有百分之70移民15-44歲之間,比起現有公民百分之43比例要,而且只有百分之10移民45歲以上,而現有澳洲公民這個比率是百分之38。

前Fairfax媒體經濟專欄作家Ross Gittins支持移民部部長,稱現在社會黨主要目標放在有技能移民上面,降低了移民評價年齡[35]。有超過一半以上移民15-34歲之間,而我們公民人口這個比例只有百分之28。而且只有百分之2永久性移民年齡才在65歲以上,而我們公民人口這個比例是百分之13[36]。所以這些數據,他認為移民解了澳大利亞人口老齡化問題。同時他認為,調有技術移民政策能夠進一步促進經濟發展。Gittens建議技能工人於經濟發展貢獻,但是沒有技能移民重要性同要。財政部長Eric Ripper聲稱澳洲主要城市有大型工作項目因為缺乏有技術工人和技術工人而擱[37]。

通過對以往信息分析,Addison和Worswick得出以下結論「沒有證據顯示移民於年人或者無技能人羣福利有任何負面影響」,另外,Addison研究還得出結論,移民不但沒有降低本地工人業率,反而降低了總體失業率[38]。

2005年7月,生產力委員會開展了一項關於移民和人口增長於經濟發展影響調查[39],並且2006年1月17日發布其最初調查結果[40]。報告顯示數量新移民數量(超過基本模型百分之50情況)會2024-2025年導致每個人平均收入達到335澳元,這個數字形容為,同時報告指出澳大利亞公民工作時間會增加百分之1.3。是兩倍於收入增長比例[41]。

澳大利亞移民局近期公佈了關於21-22財年移民類簽證項目報告,時間跨度2021年7月1日2022年6月30日。我們來看看上一個財年移民情況:

2021-22財年,澳洲移民局一共發放了143,556個移民配額,其中包括:89,063個技術移民配額,51,288個家庭團聚配額,以及3006個兒童配額和199個配額。

雖然上財年澳洲移民局預算案,技術移民和家庭團聚移民配額比例基本各佔50%,但實際發放數量,技術移民移民佔很多。

關於新移民澳洲地區分配,其中新州、維州以及昆州是受移民歡迎前三個州,其次是西澳、南澳。

移民計劃報告同時列出了移民人口來源國分配,其中印度排首位,申請人數24,324人。其中超過80%印度申請人選擇是技術移民類別。澳洲移民排名第二位和第三位來源國中國和英國,申請人數18,240個和9,584個,技術移民和家庭團聚移民類別比例50-60%。

延伸閱讀…

5年增長50%,中國仍是澳洲第一大移民來源國

印度超越中國成澳洲第二大移民來源國,華人移民增速放緩

2021-22財年澳洲洲移民總申請量185,030份,20-21財年總數增加17.1%,其中增加部分大多為澳洲國境開放後申請。

上財年發放技術類配額中,境內獲批數量佔59,355個,境外獲批數量佔29,708個,受疫情影響,上財年大部分簽證獲批是集中澳洲境內,本財年境外配額會上升。

上財年境外申請人中佔多是投資移民和GTI申請人,其次是包含491和494地區臨居類簽證。境內申請人佔多僱主擔保移民和州擔保類技術移民。

2021-22財年技術移民類別使用了89,063個名額,下面各類,下籤人口到排列:

説澳大利亞是全世界受歡迎移民國之一,移民政策收緊2019年,有多少人移民到了澳洲?來哪個國家移民多?澳洲人口增長情況是如何呢?現在大家來分析一下。

上財年有54萬人移民澳洲,有30萬移民離開,海外移民淨流入主導澳洲人口增長。據澳大利亞統計局(ABS)12月19日發佈數據,截至2019年6月30日一年中,澳大利亞人口增長了1.5%。截至2019年6月30日為止一年內,澳大利亞共有303900例出生和160600例死亡。此期間,增長人數143300人,上一年增長了0.5%。統計局人口統計部門總監Beidar Cho表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澳大利亞人口達到了2540萬人,這一年人口增加了381600人。”上一財年人口增長中,增長達到37.5%,海外移民淨流入佔62.5%。而同期,共有53.6萬名海外移民抵達,297700名移民離開澳大利亞,海外移民淨流入達238300人,這一數值上一年相比沒有變化。

移民數據顯示,2018-19年,澳洲第一移民羣體是出生於印度人,共有53,587人來澳。後是出生於中國及菲律賓移民,有36,712人和13,533人。

內政部永居簽證和臨時簽證數據,2018-19年,11925名出生於尼泊爾人移居澳洲,成為於印度、中國和菲律賓第四移民羣體。去年來自英國移民人數11557人,於尼泊爾。

據《先驅太陽報》報道,聯邦政府數據顯示,去年移居澳洲移民中,來自尼泊爾移民人數超過了來英國移民。

主要移民方式是很多尼泊爾學生來澳,隨後留在澳洲。這些數據凸顯出亞洲國家澳洲移民計劃中主導地位,反映出是移民主力軍英國,作為澳洲移民來源國衰。

澳洲,出生於尼泊爾人口目前95000人,而1996年有1410人。

2011年人口普查結果顯示,澳洲共有33.7萬印度移民。而10年後,這一數字飆升至71萬。

印度移民Akash Tuteja接受採訪時表示:“之前是希臘和意大利人移民澳洲,緊接着就是中國和越南,現在輪到印度了。”

人口學家Dharmalingam Arunachalam表示,澳洲生活節奏以及大量工作機會,是吸引外國移民因素。

Arunachalam表示,目前增速,印度移民“5年時間內”成為澳洲移民來源國。

儘管印度移民人數增長迅猛,但過去35年間,澳洲華裔人口數量增加了5倍多。1986年不到20萬,增加到去年139萬。目前,華裔佔到了澳洲總人數5.5%。